• 新聞
  • 產品
 同方全球動態> 媒體集錦

金融界:清華大學陳秉正:政府雇主個人均需對退休生活擔責

 

 12月9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保險與風險管理研究中心、同方全球人壽保險有限公司聯合在京發布《2015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今年中國居民的退休準備指數為6.51,較去年的6.3略有提高,但居民退休準備狀況仍不足。同方全球人壽董事長王林與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中國保險與風險管理研究中心陳秉正教授共同提出,一個包括老年護理、老年醫療、老年金融等在內的養老生態圈正在形成,我國正步入“養老+”時代。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全面放開二胎”,“十三五”規劃建議出臺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政策……伴隨著養老成為中國人最關心的熱點之一,一個重要的命題浮出水面:在多層次養老體系的構建過程中,如何摸索出適合中國國情又高效的養老方式?清華大學經管學院與同方全球人壽認為,基于“養老+”的各種新型的養老產業模式將快速發展蝶變,從而助推國內養老體系建設逐步完善、多元化。而借由此次《2015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的發布,報告發起方希冀喚起居民的退休準備意識,為頂層設計者獻計獻策,為政府、雇主、機構及個人這些養老產業鏈上的每一環提供有價值的參考和建議,也為中國養老產業的未來發展提供破題思路。

中國式養老困境

據同方全球人壽與清華大學經管學院聯合發布的《2015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顯示,2014年我國65歲以上人口數量達到1.38億人,占全國比重10.1%,首次突破10%。人口老齡化問題已成為一個當前以及未來相當長時間內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過程中面臨的突出社會問題。老齡化的加劇、社會勞動人口撫養負擔的加重、平均預期壽命的延長以及養老金運行壓力的加深,無不警示人們:退休養老所帶來的壓力不容忽視。

一方面,退休人口基數增大,中國養老金運行壓力加大。自2002年至2014年,各級財政補貼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已經超過了2萬億元,其中中央財政占主要部分。中國社科院的一份研究報告稱,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統賬結合制度下的隱形債務為86.2萬億元,占2012年GDP的比率為166%。隨著老齡化進程加快,未來收支平衡問題比較突出,或將出現巨大缺口。

另一方面,養老服務形式單一,養老服務體系和老齡產業發展嚴重滯后,中國在養老產業上只能算剛剛起步,還有很多難題需要解決。比如,雖然 “十二五”規劃中明確提出了“9073”養老模式(即90%的老人依靠居家養老、7%的老人依靠社區養老、3%的老人依靠機構養老),但是居家養老模式依舊原始,居家養老健康管理的信息化和互聯互通等問題仍未能有效解決。

本世紀初中國進入人口老齡化社會時,物質財富積累則相對不足,2014年我國人均GDP約為7485美元,尚不足一萬美元,整個社會體系并未準備好迎接人口老齡化。

《2015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的調查結果也顯示:我國居民未來養老仍面臨著多項挑戰。2015我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為6.51,與美國并列居全球第三。這一指標雖較去年的6.30有所提升,但仍有三分之二以上居民對于退休沒有充分準備;居世界名列前茅的重要原因也多在于我國居民偏好儲蓄的習慣。調查表明,目前儲蓄、社會養老保險仍是我國居民主要的退休準備方式,居民退休收入結構的多樣性有待完善,政府、雇主、個人均需要對退休生活承擔責任。報告還稱,預計未來個人收入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國居民需提高自身退休規劃水平。

遠落后于需求的供給

“其實,我們已身處在一個全新的時代。比起我們已經做的,公眾的期待似乎有更多。”同方全球人壽董事長王林說,從三年組織開展中國居民準備指數調研的結果來看,居民未雨綢繆的意識在不斷提高,但可選擇的服務與方式卻遠遠落后于這一需求。

全國老齡辦數據顯示,2010年我國老年人口消費規模達1萬億元,預計到2040年將達到17.5萬億元。2014年到2050年間,中國老年人口的消費潛力將從4萬億元增長到106萬億元,占GDP的比例將從8%增長至33%。

與此同時,“十三五”規劃建議也做出了頂層設計: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建設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推動醫療衛生和養老服務相結合,探索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通過購買服務、股權合作等方式支持各類市場主體增加養老服務和產品供給。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陳秉正教授等學者也呼吁,政府、雇主、個人均需要對退休生活承擔責任。

但目前,雖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框架初現,各塊拼圖卻尚未起到聯動效應。比如個人方面,《2015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顯示,受訪者中,40歲以上居民儲蓄水平低于國外同年齡段人群,尤其是國內55歲以上居民(臨退休居民)的儲蓄水平僅達到國際退休儲備標準的一半左右;

個人儲蓄、重大疾病保險、配偶/伴侶的工作、失業保險、收入保障、國家失業及疾病補助等基礎手段,依然是居民在遭遇意外而無法工作時的主要保障。尤其在35-44歲受訪者中,更缺乏“后備計劃”以應對收入中斷帶來的家庭及個人財務風險;

超過一半的居民受訪者意識到日后接受長期護理的需求。有70%的居民愿意付出每年收入的0.5%-1.5%以購買此類產品,但大家還是普遍擔心該類產品費用過高、難以支付。

又如在雇主方面,調研發現,雇主提供的退休服務實現度普遍不高。當前雇主為員工提供的退休服務主要是讓年老員工工作更舒適(44%)和提供醫療保健服務(42%),但在提供財務建議、進行再培訓或新技能培訓、提供全職轉兼職等服務上實現度較低。

打造“養老+”生態圈

有鑒于此,在政府社會保險體系之外,以市場化破解養老困局成為共識。

今天同時舉行的“2015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發布會暨中國養老生態圈發展論壇”上提出,一個包括老年護理、老年醫療、老年金融等在內的養老生態圈正在形成,我國正步入“養老+”時代。在打通養老的出路過程中,越來越多的企業、行業被附著在“養老+”產業鏈條之上,養老產業的利潤空間慢慢清晰化。

陳秉正教授解釋說,所謂的“養老+”,指的是養老服務產業鏈的延展,是以老人服務為中心形成的養老生態圈。它可分為:

基礎層:指滿足老年人最基本需要的、直接的養老服務,包括養老護理(如長期護理等)、養老保險(社保、商業保險等)、老年醫療(健康、就診等)等養老基礎服務;

延伸層:指滿足老年人基本需求之上的更高需求,包括老年消費(各類以老年人為對象的消費品)、老年娛樂、老年精神慰藉、老年金融(如住房反向抵押等以提升老年人生活水平的金融服務,及對養老產業提供支持的金融服務)等。

環境層:指支持養老生態圈良性發展所需的外部環境,如必要的政策支持、老年科學研究、與時俱進的養老觀念(社會文化、輿論環境)等。

那么,哪些將是未來“養老+”產業拼圖上的關鍵元素?與會專家認為,雖然需求與解決途徑因人而異,但不可忽視的是,“養老+金融”將成為整個養老產業發展的助力器,創新的綜合性養老金融解決方案將成為破解養老難題的重要突破口。“簡單來說就是,讓金融服務養老、用金融改變養老。” 同方全球人壽首席人力資源及行政事業官王前進說。

目前,業內在“養老+金融”方面已經在開展不少嘗試,包括“以房養老”和商業養老保險等。其中,專家們看好,在社保體系不斷完善的前提下,作為重要市場化手段的商業養老保險也將隨著漸進式延遲退休、發展職業年金、企業年金、促進商業養老保險發展等一系列利好政策的出臺而迎來較大突破。

同方全球人壽首席人力資源及行政事業官王前進表示,在未來服務閉環圈里,醫院、遠程醫療、居家養老服務以及更高層次地提高用戶端的支付能力,會同更多的商業保險產品合作,將養老規劃服務與養老金融有機結合。預期幾年內可落地長期護理險,以解決老年人支付能力問題,從而進一步滿足社會存量需求的缺口。“今年起同方全球人壽將以‘四項必勝戰役’——多元化渠道、全數字平臺、高忠誠客戶以及專家型員工。

----摘自:2015年12月10日 金融界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7891號

足球即时比分网90v